“十三五”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方向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5日

       如何构建现代开放的金融体系, 是决定“十三五”时期成败和中国经济未来改革发展的关键因素。中国拥有庞大的金融资产存量。但总体而言, 受金融基础薄弱、金融体系不健全、资本市场不规范、金融机构部门效率低下等因素的制约, 我国金融体系国际化和一体化市场发展滞后短期内是整个市场体系改革的背后。
       加之金融体制改革发展扭曲, 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不高, 资金利用率损失率和呆坏账率高, 不仅导致资产配置扭曲。金融资源的同时, 也产生了大量的闲置资产和沉淀资产, 都是业绩突出的表现。
       在以下三个方面:一是以银行信贷为主的融资体系决定了制造业和基础设施的发展, 而高技术产业、服务业和中小企业的资金供给相对落后。信贷融资一直存在“大与小”与“双轨制”的结构性矛盾, 主要表现在信贷集中在政府项目、国有企业和大企业, 而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等信贷支持严重不足。其次,

金融部门对实体部门的“挤出效应”明显。 2011年以来, 社会融资总额的上升与表外融资、债券融资的大幅增长, 与经济增速和宏观经济产出持续下行形成了较大的反差和背离。但是, 发行的货币并没有进入实体经济, 而是在金融和虚拟经济中流通, 体现实体经济。经济中工业生产、制造业投资、业务流向等数据依然十分疲弱, 同时负债率上升, 银行隐性不良资产风险积累增加。根据银监会近期披露的数据, 截至2015年三季度, 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1836亿元, 不良率达到1.59%。预计今年四季度不良贷款余额12637.82亿元, 不良贷款率1.67%。预计2016年四季度不良贷款率将达到1.94%。三是货币乘数和产出效率下降。
       金融危机以来, 我国“货币超发”现象日益严重, 直接关系到我国货币经济产出效率的急剧下降。即使银行资金可以借出, 货币供应量增加,

货币供应量增加对实体经济的影响也取决于货币流通速度的变化。中国的货币流通速度在经济危机期间急剧下降, 从 2008 年的 0.63 下降到 2012 年的 0.51, 降幅接近 20%。货币流通速度的下降反映了一定数量的货币供给所达到的GDP水平的下降, 即货币扩张对经济产出的效果和效率的下降。值得一提的是, 今年以来, 货币乘数与经济产出出现明显偏差——货币乘数有所上升, 但经济下行压力仍较大, 主要是政府力图稳定债务和资产价格。创造由外向内持续深化, 但实体经济有效需求不足, 货币乘数反弹较多是为了缓冲债务压力, 而不是真正流向实体经济。因此, 如何有效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仍是中国当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面临的重大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后, 深化金融体制改革的重点是发展支持实体经济的金融体系, 防止虚拟经济过度扩张, 防止金融经济偏离主线。结合实体经济的实际需要, 实现金融体系建设由集资型向集资型转变的目标。资源优化配置转型。一方面, 通过对金融体系顺周期和信贷扩张速度的宏观审慎控制, 避免经济走向过度负债。同时, 加快利率市场化、资产证券化、直接融资等全方位金融体制改革, 疏通社会资金在金融体系内外的流通。另一方面, 优化金融体制结构, 促进金融转型与实体经济转型相匹配。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通过设立专门的金融机构为中小企业提供信贷支持。根据我国实际情况, 可以建立有利于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的中小企业银行体系。由于中小银行的地域性强, 它们与当地中小企业的联系更为直接。特别是地方中小银行与一些中小企业本身存在产权关系。在信贷结构、资产结构、业务结构、收入结构和利润结构等方面与中小企业有较好的匹配。 “十三五”期间, 着力构建现代金融体系, 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效率。除了全面深化金融改革和完善金融机构没有任何加快向市场化金融转型。同时, 积极调整储备资产配置结构, 以“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战略为契机, 着力建设投资交易与支付结算体系、信用评级体系和金融有效运行并辐射全球的安全体系, 全面提升中国国际金融话语权。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7-2022 鑫达科技有限公司 xindakejiyouxiangongsi (www.agrivictoria.com),All Rights Reserved